只需一場平局就能創下國家隊進入世界杯淘汰賽歷史的非洲大象,被希腊戰士獵殺了!
  在巴西北部城市福塔萊薩的卡斯特朗球場,擁有德羅巴、圖雷兄弟和熱爾維尼奧的科特迪瓦隊,將小組出線的大好形勢一直保留到比賽第92分鐘。但第93分鐘,薩馬拉斯的點球讓希腊隊起死回生,一度接近勝利的非洲大象成為希腊人狂歡慶祝的背景——事實上,科特迪瓦隊輸得並不冤:希腊人全場猛攻,兩個被橫梁拒絕的進球機會證明瞭歐洲人贏得比賽的決心,科特迪瓦隊最後階段的不思進取終於遭到報應。
  科特迪瓦隊的悲劇是本屆世界杯非洲球隊整體無力的縮影。截至記者發稿,前4個小組的兩支非洲球隊(喀麥隆隊和科特迪瓦)均遭淘汰,剩下的3支非洲球隊中,尼日利亞隊能否出線要看阿根廷隊是否願意網開一面,加納隊遭遇美國隊和葡萄牙隊圍剿,阿爾及利亞隊則要面對韓國隊和俄羅斯隊的拼死掙扎。
  相對於本土作戰的美洲球隊和仍然“留得青山在”的歐洲球隊,一度被球迷認為是可以挑戰傳統秩序的新興力量,如今與糊不上牆的亞洲球隊為伍的趨勢逐漸明顯,非洲球隊的窘境可想而知,4年前那屆南非世界杯,並沒有給非洲球迷帶來實質性享受。
  雇佣軍無心戀戰
  4年前南非世界杯,包括東道主南非在內的6支非洲球隊,無一不想在本土世界杯上建功立業,以回報民眾的支持。但南非、尼日利亞、阿爾及利亞、喀麥隆、科特迪瓦5支球隊均在小組賽階段就被淘汰出局,非洲球隊只有加納隊一根獨苗打到1/4決賽,結果仍被烏拉圭隊在點球大戰逆轉,無緣4強。事實上,在新世紀舉行的歷屆世界杯上,非洲球隊無一例外扮演著“賽前被當作黑馬期待,賽後被球迷大呼失望”的滑稽角色,而且只有一支球隊小組出線的結果成了慣例:2002年韓日世界杯,只有塞內加爾一支非洲球隊挺進16強,南非隊、喀麥隆隊、尼日利亞隊和突尼斯隊都在小組賽被淘汰;2006年德國世界杯,躋身決賽圈的科特迪瓦隊、安哥拉隊、加納隊、多哥隊和突尼斯隊,仍然只有加納一支非洲球隊小組賽後繼續留在德國。
  “從錶面上看,非洲球隊總是人才濟濟,很多非洲球員在豪門俱樂部擔當主力,甚至可以幫助球隊拿到頂級聯賽冠軍,更多的非洲球員則在歐美各級聯賽中接受鍛煉,但非洲國家為此所付出的代價,是非洲本土聯賽再無可用之才,非洲足球的雄厚根基被逐漸掏空。”塞內加爾國內最大的私營報紙《南方日報》在分析非洲球隊為何總是”雷聲大雨點小”時稱,“再逢國際大賽,‘雇佣軍式’的組隊模式難以保證球隊形成合力,國家隊的戰術要求對於從歐洲聯賽回歸的球員而言,不易適應。”
  1995年年底,《博斯曼法案》的生效顛覆了當時歐洲聯賽整個轉會體系,非洲大陸上尚未成年但有足球天賦的小球員,被歐洲球隊悉數挖走——傳統模式下,成為職業球員的路上本來就淘汰率驚人,敞開大門沒有保護措施的非洲足球只能飲鴆止渴。
  “受非洲經濟環境影響,明星球員不會選擇留在非洲聯賽效力,他們成為職業球員的最大原因就是想改變貧困生活,只有歐美的成熟聯賽才能幫助他們實現理想。”《南方日報》的評論說,“世界杯上只有團結協作的球隊才有機會更進一步,紀律性一向是非洲球隊的短板。”
  昔日雄獅淪為反面典型
  曾在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上歷史性打進8強的喀麥隆隊,是非洲球隊逐漸淪為世界杯“棄兒”的典型代表——雖然,最近7屆世界杯,喀麥隆隊有6次殺進決賽圈(缺席1998年法國世界杯),成為參賽次數最多的非洲球隊,但這頭“非洲草原雄獅”,如今已淪為世界杯的笑柄,以至於本屆世界杯開賽之前,輿論就對其不抱任何期望。
  “球隊發生了一些事情,但沒人想在離開的時候留下一個壞印象,所以我們一直在努力輓回球隊的榮譽。”喀麥隆主教練沃克爾·芬克在小組賽最後一場對戰東道主巴西隊之前說,“我希望我的隊員能夠做到這一點。”
  主教練的苦心並沒有改變喀麥隆球員“破罐破摔”的狀態。事實上,芬克除了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言,早已失去了對球隊的控制——世界杯前一周,參賽球隊紛紛飛赴巴西備戰,喀麥隆球員卻因不滿國內足協開出的人均3.7萬歐元獎金標準而拒絕前往巴西,老將埃托奧代表球員向足協發出最後通牒,如果不提高獎金待遇,喀麥隆球員將選擇罷賽。喀麥隆足協最終將獎金標準提升至4.5萬歐元/人,並且先將部分現金髮到球員手中,球員這才妥協來到巴西。但這樣的喀麥隆隊已是一盤散沙,首戰輸給墨西哥隊後,全隊人心渙散,次戰克羅地亞隊,中場核心亞歷山大·宋毫無徵兆地揮右拳砸向克羅地亞前鋒曼朱基齊(被罰下場後,國際足聯宣佈因不道德傷人行為對其追加3場禁賽),而後還有兩名後衛(阿蘇·埃克托與本傑明·穆坎德約)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衝突,埃克托甚至用頭撞向隊友。賽後,芬克也無法再為球員開脫,“這是球隊恥辱的一幕”。
  由此看來,喀麥隆隊出現在本屆巴西世界杯賽場,更像是個錯誤——世界銀行組織發佈的《2013經商環境報告》中稱,喀麥隆在全球185個經濟體中排名第162位,聯合國公佈的2012年喀麥隆人類發展指數0.495,國際排名第150位,而在足球層面,喀麥隆國家足球聯賽受財力所限,甚至不能保證每年舉行。只有當人們睜大眼睛尋找最大的假球嫌疑犯時,喀麥隆隊才會第一個映入眼帘。
  非洲足球前途渺茫
  因此,非洲人民渴望求得世界認同的足球夢,只能作為幻想存在。非洲球隊在世界杯舞臺上的糟糕表現,將讓他們徹底失去話語權——今年4月,曾任2010年世界杯組委會主席的南非足協主席丹尼·喬丹,還在非洲足聯的研討會上,公開要求國際足聯增加非洲球隊的世界杯參賽名額,不過現在看來,這一要求完全無法獲得國際足聯的更多支持。
  “非洲足聯目前共有54個成員,卻只有5個世界杯參賽名額,這顯然不夠。”丹尼·喬丹在當時的研討會上說,“歐洲的名額有13個,南美足聯只有13個成員,但他們世界杯名額有4.5個,還不包括這屆世界杯的東道主巴西。非洲球隊水平已經有了很大提高,為什麼不能增加非洲球隊的世界杯參賽名額呢?”
  但國際足聯對於世界杯名額的分配規則,是按照16強中各大洲球隊數量分配第一輪名額,餘下16個名額再按照各大洲會員國比例分配,而丹尼·喬丹顯然過分高估了非洲球隊的真實水平——或許,他積極鼓吹應該增加非洲球隊世界杯名額的目的,只是為了給自己在非洲足聯內部拉票——按照原定計劃,非洲足聯增加名額的申請,將在本屆巴西世界杯結束後正式提交給國家足聯,但從目前非洲球隊的出線形勢看,這份申請頗有些“自不量力”的味道。
  本報聖保羅6月25日電  (原標題:非洲球隊南美遇冷只因根基不穩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tcjgr 的頭像
rtcjgr

跑online

rtcjg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